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繁星中文
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

誰在時光深處仰望

1237
發表時間:2022-12-05 18:49作者:佚名來源:繁星讀文

圖片


圖片


等一場雨,浸濕一段馨香的記憶,讓凝心的過往,沿著歲月流逝的方向,在一首詩的韻律里徜徉。那里有清麗環繞的煙雨湖畔,有風輕雨柔的云水長天?;蛟S,沒有浩瀚星空那么璀璨,沒有遼闊山川那么耀眼,可在我心里,卻是心靈棲息的牧場,是煙火熏香的花房,只因,縱橫交錯的故事里,有你。

盛夏的雨,紛紛揚揚,仿佛去年的雨,下在了今夜,打濕了記憶中的傘。我深藏在一滴雨里,用溫熱的呼吸,輕觸每一寸笑意,每一抹淚滴。簡單的念,早已被歲月的雪雨風霜,打磨成亙古綿長的厚重。疊加的心事,沉寂如風,唯有在百轉千回,被溫柔的曾經喚醒,那個雨天,傘下滴落多少滾燙的雨點,打濕多少記憶猶新的畫面。

我曾用心的收集,收集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每一次翻閱,都是如初的心動;每一次觸及,都是情不自禁的歡喜,任無盡的思緒,在每一個聚散離合的路口,尋找昔日那雙身影,記憶里那張笑顏,或許,幸福只不過是路過的風景,在煙花般的余溫里,與歲月一起虔誠皈依。

抬頭仰望,誰把顏色涂在了云端,讓繽紛的花期落在素色的季節里,沒人會在意,心底那份珍惜,沒人會疼惜,為何倔強執迷。我問天,該以怎樣的深情,將云水長天的期盼,在半畝花田里圓滿;我問情,該以怎樣的情愫,將云淡風輕的期望,在時光輾轉中沉淀;我問心,該以怎樣的執念,將花好月圓的心愿,在炊煙縹緲中永遠。于是,我情愿,用一生篤定一個諾言。

一個人的時候,常常流連于海邊,喜歡光腳走在沙灘,讓浪花親吻我的腳尖,抬頭仰望海的另一邊,想問問海鷗那里有多遠?多想,乘著海風去看看,那里是否還有我的期盼,是否還有往日的纏綿?淺淺地走,輕輕地看,腳下踩出了一串又一串對你的思念。倚?;赝?,美麗的風景,似乎都在遠方。

時光深處,總有些無端的心緒,在月下禪音中,跌宕于時光左岸,若一些心事,還可以舒展成隨遇而安,我愿,將朦朧的光影點亮成心燈,在你往來的巷口,用一彎深情的目光挑燈凝望;將一滴晨曦的清露,溫潤成一灣醇香的甘泉,在你踏香而來的柳岸,遞上一盞可以安暖的茶香。

記憶,如同歲月里一堵老墻,罅隙間長滿曾經的厚重與滄桑;記憶,像是一縷陳年恒久的檀香,穿過煙青色的過往,始終能嗅到那綿長的迷香。有時,記憶是一段云水別過的空巷,在日復一日的年輪里,寂寞的青苔爬滿了青磚老房,在記憶泛白的過往,你依然那么清晰,那么貼心,那么柔情……

世間的緣,總是撲朔迷離,難以捉摸,上一秒的幸福甜蜜,或許,下一秒就變成了痛苦的回憶。不管愛得有多深,有多真,分手時總是如此的簡單,一句話便把愛情了斷。從此,相隔遙遠,不再有任何相關。若不能相濡以沫,就只能相忘于江湖。愛情真的太極端,要么一生,要么陌生。

人生,是一程艱難跋涉的遠行,是一場禪意清寧的修行,只愿,在一頁光陰里,將遺落的情懷擱淺在流年風中。也許,一生太短,來不及多想,已是物是人非的清涼?;蛟S,一生太長,不知道該怎樣去遺忘,那些悲喜交加的吟唱。多少美若花開的歡喜,早已散落在時光深處的塵埃里;多少怡人醉心得往事,早已隱落在煙雨深處。只有,用風雨人生,感懷一個風和日麗的約定。

席慕蓉說,“我將不再見你,只為再見的已不是你,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現,再現的只是些滄桑的日月和流年?!笔堑?,再見,早已是不堪回首,物是人非。唯有將心中那份美好,留在青山綠水間,沉淀于時光深處,鐫刻在記憶里深藏。面對昨天,我無法改變歲月的輪回,或許,放開手,是最好的選擇,愿彼此沒有束縛,沒有羈絆,從容走過,就好。

時光與心事相望,記憶的天空泛起沉香,若干年以后,誰在光陰深處仰望?用溫熱的記憶,將錯落雜亂的思緒梳理,誰在月下獨自聆聽?聆聽無法傳遞的心語?;ㄩ_半朵,卻無法解讀未寫完的詩篇,若把思念藏在風里,當花絮紛飛,風舞蝶躚,只為,你能夠聽見。

人生,是一場行走中匆忙的交錯,當光陰飛逝,年華向晚,我們是否還會修復殘雪紛飛的斷橋?是否還會留戀一別康橋的雨巷?多年以后,讓前世的風,穿越今生的悲喜,在最美的年華,遇到更好的自己,待到花開煙雨時,還能深深地把你想起。

光陰無言,一程時光如此這般驚艷,風吹過的,是沉淀在生命中的一份坦然;心遇見的,是留存在心湖里一抹圣潔的念。你若懂得,將不負你我一場盛大的遇見。





本文由繁星讀文網整理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對刊發有意見請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編輯:張小龍,審稿:顧夏】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副標題

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所收錄的作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
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請告知我們,一經核實,立即刪除,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