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繁星中文
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

微小說:雪夕傳

3232
發表時間:2023-08-31 12:32作者:王良勇來源:繁星讀文

凡雪神所過之處,千里凝霜,萬里飄雪;在帝城之旁有一個華澤山,經年積雪不化,白雪堆峰,萬木瓊林,鵝毛大雪紛揚,皎潔之光洞天,此為雪神居住的地方,于那雪峰危崖之間,開鑿有九嶷宮,四方房屋層層疊疊、鱗次櫛比,依傍著山勢,每到夜晚千燈云集,像形成了一個佛光環繞的金環,周遭可容納十萬小妖居住。

帝城的人們,都尊奉華澤山為神山,因為它控制著帝城的氣候,送來了人們生活急需的雪水,每年農歷六月十一日,在華澤山腳下,都會舉行盛大的雪祀節,此節日已有數千年之久。

天德元年,雪祀節到來,帝城的人們紛紛走出來,帶上祭祀的雪香、雪果、雪馕等,登上華澤山,在雪神廟舉行盛大的祭祀儀式,山間行人如蟻群匯聚,黑白一片摩肩接踵,中間有一女孩,名為十七,五官端正,身材修美,眼含星光,潔白無瑕,出脫于蕓蕓的女子,仙氣撲面而來,便也是隨家人一起來祭拜雪神。

“維農歷六月十一日,主祭人代表帝城國民,沐手拈香,恭備雪禮,祈告雪神佑我子民……”在數萬民眾的矚目下,大祭司宣讀完祭文,民眾歡呼雀躍。

“十七,叔父和嬸嬸今天帶你去個好地方!”

“好呀,我感覺這里好多人,一點也不好玩?!笔呔趩实?。

十七隨了叔父和嬸嬸一行,走過曲折的雪道,漸漸地遠離了人群,往左通的一條蜿蜒雪路,竟然沒有行人。原來,那是通往華澤山的禁地,就算是帝城國王,都不允許進入。

那些守備又怎么不見?一個時辰之前,一束刀劍寒光穿過,守衛華澤山的幾大高手竟然殞命,誰也想不到,那個被十七親切稱呼叔父的家人,是個賣主求榮的叛賊,名為項壩,就是因為他的反叛,十七因此家破人亡,國朝換姓。

越往里走,山間玉樹瓊枝,千木優美,到處樓閣亭臺,玉路縈回,十七被那美景迷惑,殊不知危險的到來,在一危峰間,叔父項壩撕開了慈祥的面容,嚴肅道:“十七,今天,是到了我們了結恩怨的時候了……”

嬸嬸也色厲道:“十七,你這妖女,早就該死了!”

十七被叔父和嬸嬸突然的變臉嚇得臉色慘白,心中難以置信,這如自己親爹親娘的家人,怎么會突然說出如此離奇怪誕的話。

“這也不能怪你,怪只怪你投錯了娘胎,不該做前朝的余孽?!眿饗痍幮Φ?。

十七驚問:“叔父嬸嬸,你們在胡說什么?莫不是中邪了?”

項壩動了動手中的劍,然后嘆道:“十八年前,你剛剛出生,華澤峰便金光閃耀,普照萬里,國王……也就是你的父王,封你為雪夕公主,但是邊境相繼淪陷,我作為帝城守衛,殺了你的父親,迎接他們……到來!”

“那時,你為什么不將我一起殺了?!”十七幽怨的眼中含了淚水,她現在才明白,曾經多么敬重的叔父嬸嬸,帶她看花燈、鬧元宵、逛廟會,給她買好吃的好喝的,只是殺死她爹娘的兇手。

嬸嬸冷笑道:“其實早就想除掉你,只是因為你身上還藏著一個秘密,然而現在的國王已經開始懷疑我們了,為了以絕后患,不得不對你動手?!?/span>

“什么秘密?”

十七的嬸嬸和叔父項壩眼神一對,紛紛逼出寶劍,刺進了十七的身體,然后用掌力將十七打入了懸崖之下。

雪紛紛揚揚落下,很快蓋住了十七的身體,寶劍被十七體內強大的靈光銷蝕了,她的鮮血凝固了,此時,一股更強大的靈光沖擊下來,原來是雪神察覺此雪谷中有異象,翩然飄飛下來。

雪神彎下身子,撥開厚厚的積雪,驚覺間,仙女般的女子暴露出來,她頭發堆雪,已經虛弱得不成樣子。

“你醒醒……”

怎么喊也喊不醒,他發現女子身受重傷,只有一脈微弱的氣息尚存,趕緊用靈氣為她做簡單的療傷后,將她抱進了自己的九嶷宮,宮內前,懸掛著一個牌匾,名曰“庭寒蟾雪”,為雪神“南柯子”親筆手書,字跡雋秀,龍飛走蛇。

當他為女子把脈問診,不經意間,發現了她手腕上一朵小小的向日葵花印,雪神南柯子突然感覺如五雷轟頂,身體麻木陷入了沉思。

……千年前,南柯子在茫茫雪地里歡樂、奔跑,最終狐妖修煉成人,他想著自己深居雪林數千年苦悶的修煉,深覺雪國歲月的不值得,始終向往山下人間的滋味,于是脫離狐群,走向了人間。

“你在這雪林中轉了不下數十匝,怎么不回家?”南柯子譏諷道。

那女子一轉身,瞬間驚艷了南柯子,他感覺世間怎么會有這么美麗的女子,膚白貌美,身材修長,隨意一個動作都是那么優美。

“哼,終于見著一個活人了,我迷路了?!迸由鷼獯鸬?,她名為流君,是十七的前前前世,或者更遠。

“這么大個人,還迷路,嘻嘻?!蹦峡伦永^續笑道。

“這里外雪林都一樣,是個神仙都走不出!”

南柯子調戲道:“叫我一聲好哥哥,我帶你出?!?/span>

“呸,我叫你臭蛋?!?/span>

南柯子頭一甩,譏諷道:“不叫那就算了,我走了?!贝藭r女子急了,慌忙喊?。骸班?,你別走,我就……就叫嘛?!?/span>

聽到女子服軟叫了一聲好哥哥,他才心滿意足地伸出手說道:“來吧?!蹦桥油熘氖?,瞬間感覺不到寒意了,在雪林中,兩個人走了很久,留下了兩串悠長的腳印。

出了雪林,山下依稀可見一間間房屋了,有客棧、驛站、酒坊,她看著身旁那位高大又冷峻的男子,過了好久才說道:“咱們去客棧喝點酒吧,暖暖身子?!?/span>

“好,聽你的!”

流君與南柯子進了客棧,點了酒菜,然后無休止地飲了許多酒,兩個人喝酒劃拳做游戲,一直玩到夜晚,他高興到給流君手腕上畫了一朵獨屬于他狐族符號的向日葵花印,可是當他意識到酒菜被人下毒時,再也撐不起妖力,倏忽之間化作了一只狐貍,而流君亦因中毒昏死了過去。

山下的人們,向來厭惡狐貍,他們視狐貍為妖孽,不僅獵殺狐貍,還吃狐貍的肉,當他們看見客棧狐貍出沒,不約而同殺來,運用九張機布下天羅地網,誓要擒住那只妖狐。

黑夜沉沉,那些聽聞狐貍出沒的人們,有的開始架起了油鍋,有的在街上布置了陷阱,有的拿出多年未曾用的弓箭嚴陣以待,他們都抱定一個目的:殺了妖狐吃肉。

可是南柯子畢竟是有著幾千年修煉的狐妖,雖在歷經“九張機”的獵殺后鮮血淋漓,仍然得以不死,逃向了自己的狐窩,可是因為他逃亡留下的血跡,卻為狐族帶來了滅頂之災。

人們順了血的蹤跡,找到了狐族棲息的地方,他們封住了洞口,放火燒山滅狐,狐族亂作一團,各自慌亂逃命,南柯子再次開始了逃亡之路。

在一個大雪紛紛的晚上,南柯子終于找到了自己殘存的族群,可是這個時候,狐群嚴陣以待,再也不是他的狐族了,而是被狐群誤解要興師問罪了,他在狐友的幫助下,開啟了逃亡之路,就因為護送那個女子下山,沒想到引來了狐族滅頂之災。

而流君醒來后,聽人講述南柯子貪圖她的美色和錢財,動了殺人之心,幸得掌柜搭救才得以不死,她氣憤識人不明、遇人不淑,暗罵南柯子的無恥,她在掌柜的關懷照顧下漸漸恢復,最終感激救命之恩嫁給了掌柜,她手腕上那朵向日葵花印卻怎么也擦不掉。這段往事被南柯子以詩記錄了下來,名曰《雪狐歌》:

漫步雪境中,此身化為狐。不知從何來,不知從何去。

天上雪紛紛,得意雪窟里。長路行如飛,未見一生靈。

黑暗包清夜,八方皆難行。伏在雪地里,日出又奔發。

有時雪壓身,嗷嗷幾哀聲。徜徉過絕蹤,誤入人間道。

人間雪地長,人樣太可愛。只是黑夜到,張機取狐皮。

磨刀亦燒水,貪了誰肉體?流言布天下,妖狐造罪孽。

狐貍仍然狂,破關猖獗笑。雖見撇捺獸,靈魂如走肉。

黑夜叫不醒,大雪霸高空。此狐覺饑餓,未敢吃東西。

人說狐有罪,何必生狐皮?眼媚亂人神,嚎叫傷睡夢。

狐貍行街市,未見有生靈。惡鬼吃狐肉,抱怨肉難吃。

黑夜鎖蒼穹,大雪疾如火。狐貍見狐類,整齊迎面待。

它狐俱高昂,清算狐貍賬。人間多危惡,何苦引人來?

未肯證清白,當時豈可仁?野禽多傾軋,真狐總是獨。

茫茫雪地里,狐貍樂如飛。雪花變巨石,雖疼尚可忍。

雪神回過神來,只見眼前的女子,正靜靜的盯著她,一如當年初見的場景,女子緩緩地說了句:“我有些渴?!?/span>

他趕緊為她喂水。一連十多天來,雪神照顧她的飲食,為她傾注靈力療傷,這女子的身體恢復得相當快,很快就能下床走路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十……雪夕?!?/span>

“你的父母呢?”

“他們早就死了……”

觸到了雪夕的傷心事,雪神便不敢多問,帶著她在華澤山諸峰各處閑逛,體驗雪國之中的美景,感受冰雪世界的奇幻,他知道雪夕是個凡人,眷戀人間煙火,便命令九嶷城的各個妖魔鬼怪,都必須化成人的樣子,形成人間的集市。

于是雪神帶著雪夕逛九嶷城,雪夕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九嶷城,到處都是集市,往來商旅絡繹不絕,吆喝叫賣此起彼伏,一如她曾經所在的帝城,只是房屋建筑格局有些不同罷了。

她穿梭在九嶷城,時而看看包子店,時而看看胭脂攤,時而逛逛美酒坊,時而走進陶瓷鋪,她欣喜地買了肉串遞給雪神,說道:“你也嘗嘗?!?/span>

他們就在九嶷城逛了整整一天,直到有些疲倦了,他們才到一處圓形酒樓,開始吃飯飲酒,不經意間,房屋天井間升起一個戲臺,戲子們開始演奏各種節目,其中一曲便有《雪狐歌》,眾多客人沉迷聽曲唱戲,吆喝聲將活動推向了高潮。

雪夕有些微微醉,她凄傷道:“這雪狐也是有些可憐啊?!碑斞┥裣胍俾犓f什么事,不想她竟沉入了夢鄉。

夢中的雪夕,夢見自己作為公主,在父母的寵愛下一同游山玩水,但是卻突然被養父養母半路攔住馬車企圖截殺,她在驚恐的噩夢中醒來,只見雪神,正癡癡地在一邊等她醒來。

“我要復仇!”雪夕帶著幽怨的眼神,淚水充盈了眼眶。雪神卻嘆息道:“冤冤相報何時了,算了吧?!?/span>

“絕不,我要讓壞人受到應有的懲罰!”

雪神搖了搖頭,然后幻化成一只狐貍,說道:“我是那只曾被人追殺的狐貍?!?/span>

憑借那朵向日葵花印,曾經的回憶鍍層飄入雪夕的頭腦,雪夕逐漸回憶起了當初作為“流君”身世的記憶,當她明白過來,眼淚不止,哭道:“對不起,南柯子,我對不起你?!?/span>

雪神收住了靈力幻化成人,走近雪夕,憐憫道:“雪夕,別難過,我等你好苦,一千年過去了,你才來到我身邊。我們世世代代做個雪神罷!”

雪夕欣喜地撲入雪神的懷抱,只見雪神靈力一揮,雪夕瞬間靈力護體,變成了一個雪神;而雪神南柯子擅闖命祿司,私自修改雪夕今世的命格,讓雪夕提前一百年來到自己的身邊,還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懲罰,但留給兩個人在華澤山的愛情回憶,將永生不滅。


作者簡介:王良勇,男,四川國視CEO,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四川省散文詩學會會員,四川省詩歌學會會員,內江市作家協會會員,作品見于《人民日報》《四川日報》《四川文學》等報刊,作品和作者曾被人民日報、四川日報、四川電視臺、成都電視臺等眾多媒體報道,著有長篇小說《民國夢》,散文集《尋蜀記》。




【編輯:楊軍,審稿:闌石】

文章分類: 玄幻科幻
分享到: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副標題

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所收錄的作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
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請告知我們,一經核實,立即刪除,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