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繁星中文
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

雛菊相遇在倫敦的夏天:(二)英特莊園的田野

13251
發表時間:2023-12-22 12:06作者:南宜夏來源:繁星中文網

我們來到英特莊園的第二天,我才知道,原來莊園是老師的朋友的。


當天晚上,我因為長期失眠,所以想到外面走走。


我沿著漆黑的走廊往樓梯口走。


月光灑下,給窗戶鍍上層金邊。


漫長延綿的山峰黑黑的,向后延伸然后慢慢消失得無影無蹤。


借著月光在走廊上走的感覺帶著一種恐懼但又刺激的心情忐忑不安地走著。


這是我不打手電筒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主要是因為老師的朋友他和我住在一個樓層,三樓它說高不高,說矮不矮。


我也不好跑,我根本不熟悉地形。


我安心走到第二樓的時候,身后卻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且很像個成年男子。


一開始我本沒太放在心上,但當腳步聲越來越急促,且離我越來越近。


我開始心慌,呼吸開始急促。


md!哪個變態???


我開始跑,但沒多久,我身后的人也開始跟著我跑。


最后我被他追上。


可那人只是把我嘴捂住,然后帶我進了黑暗的雜物間。


他輕輕緩緩讓我的呼吸平緩下來,我們等他們走后,我才看清是車上那個金發碧眼的帥哥。


漆黑的走廊里,那金發外國佬打著手電筒,幽藍色的瞳孔照不真切,只感覺他好像呼吸開始急促。


我恍惚了下,然后就看見他從口袋里拿出了一瓶噴射藥。


我瞬間明白,他有哮喘。


我遞了張紙給他擦汗。


不知是何種默契,他把手電筒遞給我。


然后我說謝謝,他微微點頭邊走了。


我聳聳肩,別人來國外遇見的帥哥都是健健康康的開朗大男孩。


我看見的卻是一個郁悶體弱的憂郁少年。


你看,沒對比就沒傷害吧!


……


從樓梯口到廚房,那個燈真是給我帶來了足夠的安全感。


我吃過獨一份的“夜宵”,完了安安全全回到房間。


手電筒發出咔嚓一聲熄火。


對面窗子外一片黑暗,借著月光,我看見窗簾隨風舞動。


好像個半夜跳舞的瘋子。


只感神經??!


躺回柔軟的大床,我好像睡不著了。


就像以前在故鄉時,煩躁得很。


好想再和老師來場city walk,感受感受夏天的溫度。


我想著,會不會他已經在工作了。老年人作息的他一直很健康,以至于我站在他旁邊像個異類,俗稱神經病。


呸呸呸!


f****。


看見皎潔的月光的時候,我了然,管你,就打電話,吵死他。


嘟聲響了好幾下,


我的耳畔回蕩著,心煩意亂。


最后要掛的時候,那邊驀然接起。


傳來老師沙啞的聲音。


他依舊如往常,沒有指責我,反而耐心哄著我,告訴我不要焦慮。


我時常在想,他上輩子應該是我媽媽,不然怎么會又啰嗦又婆婆媽媽還能忍耐我的小脾氣。


但他一向這樣,我也在潛移默化中習慣了。


他上輩子一定是我媽!


——對話如下:


【還沒睡?】


我抓了下頭發。


【睡不著了?!?/span>


【怎么了?】


【剛出去散步,然后碰見車上那個金發外國佬,他好像有哮喘,但是他人挺好?!?/span>


我說這話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有個很小聲的女人的聲音。他也頓了頓。


我驚了下,但也釋然,對啊,年近三十,也該快了。


我不多詢問,其實我也不敢。


他后來和我說我應該是看上人家了,要去勇敢追求。


那時的我,已經意識到老師在我心中是個無法越級的存在了。


我沒有心思再與他討論這種事。


他那晚和我斷斷續續說了好多,


特別是感情的事,我有種感覺,他在催我找男朋友。


我不想聽他婆婆媽媽,然后打斷他。


【掛了!】


——夏日田野   如果思念有聲音那一定是風。


翌日下午醒來,我們是被輔導員們一個個敲醒的。


然后換上田園服,前往田野間進行活動。


那是在吃過午飯后。


忘了說,服裝是歐洲中世紀風的,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一層層,宮廷貴婦的那種。


但也不至于太夸張。


我們兩兩排成行,然后前面的女生和后面的男生組成一對。


轉過去的時候,我只祈禱不要是個硬漢就行。


結果雖和我愿望相同,但也沒好到哪去。


那個患有哮喘的金發外國佬。


好吧,我知道這樣隨意說人家的病不好可我只能這樣說,我不曉得他叫什么呀。


我們的任務就是,把羊群趕到對面草地上吃草,然后在日落前把它們趕回去就行。


我確實也有點不正常,叼了根草在嘴里,然后對著天空大喊:


【Heaven good reincarnation, heaven spared who?】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ah——!】


——啊——!


就是你們想的那樣沒錯,我被人當成神經病,他們都在笑我。


只是當時我沒看到他們,只看見那外國佬破天荒地咧開了嘴角。


【后來也是他告訴我的?!?/span>


【 What are you laughing at?】


——你笑什么?


他走過來,拿走我嘴里的草。


【You are such a funny girl】


 ——你真是個有趣的女孩。


炎炎烈日照下來的時候,我被刺得眼睛睜不開,但是勉勉強強。


當我看到他瞇著眼走進我,白皙且好看的臉上展開一抹雛菊花般的笑容的時候,我感覺我身體里好像有什么動了一下。


金發帥哥丟了我嘴里的草,然后笑著,像電影里的場景般。


陽光照在我們身上,他靠近我,眼睛被陽光刺得睜不開,但是依舊帶著笑容,彎腰和我對視,


【Inde Kendall.】


——英德肯爾.


我錯亂了一下,恢復往常。


【Camellia.】


——山茶花.


他挑了下眉,又重復剛才那句,你很有趣,接著又意外補了句:


【Nice name too.】


——名字也很好聽。


然后和我做了貼面禮。


我客氣地朝他笑笑。


【Thanks.】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臉頰有些燙。


然后趕羊去了。


車上那個女孩在我走后立馬跑到他身邊,別問我怎么知道,我偷偷地回頭看了一眼。好吧,不止一眼。


如果你在現場你將會看到我像個僵尸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在偷聽!【賊兮兮】


嘿嘿!


女孩好像在撒嬌,聽起來。


她大概的意思就是讓那個金發外國佬和她一組,他們將會一起去喂馬,說不準還能在馬背上感受一番風景。


而那個金發碧眼的帥哥他一下就拒絕了,他似乎很抗拒。


但是女孩說這整個莊園都是她表哥的。


我有些驚呆。


嚯!


勁爆!


她居然是楊瑾瑜的表妹!


我表示很難接受,再見。


……


我走到大概在半山腰的時候累了,羊群很乖自顧自吃草。


跟個機器羊一樣。


陽光明媚卻也刺眼,我的白裙子算是徹徹底底臟了。到處都黑了。


不過……


仔細看看,好像還別有一番風味。


就像山茶花配上小雛菊。


我拿著根棒子,繼續趕,希望能在天黑之前做完吧。


  可惜事情就是不如我愿,有一只羊它非和我作對,我叫它往東它偏往西。


  我叫它向前它在原地不動,我又打不過它 。


  跟個肥豬似的。


  話說,金發外國佬不會真跑路了吧???


  我頓時感覺任務艱難,能否請求外援。


  好吧不行。


  【God!Please help me!】


  ——上帝!幫幫我吧!


  我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后面卻傳來一陣掌聲。


  然后就是金發碧眼的帥哥映入眼簾,他那圣潔的聲音穿進耳蝸。


  我好像被英國的說話藝術徹底感染了,我發現我愛上這樣了。


  ……


  歸題。


  【Miss Camellia.You really surprise me everywhere.】


  ——山茶花小姐,你真是處處給我驚喜呢。


  【You're finally here.Cut the crap and get the sheep.】


  ——你終于來了,廢話少說,趕緊趕羊。


  ……


  我們路上有一搭沒一搭聊天。


  我發現他好像還挺有趣的。


  喜歡宇宙天文。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還同我聊起星座的奧秘。


  我也在從中插上了不少話。


  還強加我的思想,最后他接受了。


  他和我說觀點只是觀點,我們要接受每一個個體獨立的思想,結合在一起才能從中找到真理。


  我后來和他聊起花藝,他捂著耳朵不肯聽,我猜他是在逗我。也確實如我所想。


  我同他說他很符合小雛菊。


  他居然還懂那么點,他說雛菊一般適合女性,他說能不能給他想過一個。


  我說不行,他就是雛菊最好的代名詞。


  是,最好的。


  ……


  趕羊之路漫漫,隊伍中總有一個顯眼包要和你作對。


  剛才那只羊好不容易有點聽話了,就因為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的腳,它就又開始發羊騷。


  它跑到山坡下面去了,我無奈扶額只好去追。


  英德說讓他去,由于考慮到他身體原因想想還是算了。


  我態度堅決,不可置否。


  他只好作罷,但他同我說他把羊群趕到羊圈立馬來找我。


  我便沒再拒絕。


  就這樣,我們分道揚鑣。


  我向山坡下面前進,最終在一片蔚藍清澈的湖水中看到了那只羊。


  我不知該哭還是笑,它還挺會享受。


  席間還一直在保護它被我踩到的那只腳。


  它真的好有思想!


  我等了一會,也沒忍住,走了這么久身上都是汗,黏黏糊糊很不舒服。


  于是我把那只羊拴在了我能看到的坡上一點的位置吃草。


  我便脫衣服要下水。


  夏日的熱風微微拂過,湖面在山谷下面,剛好涼快又隱蔽。


  我沒多想,褪去了腰帶以及飾品還有帽子。


  身后卻措不及防傳來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剛跑過。


  【Camellia!】


  隨后聲音又匆忙止住。


  然后變得結巴。


  【you……】


  我慢慢轉過身。


  放心,我里面還有一件玫粉色的棉質長裙。


  類似于睡衣那種,很薄卻也不至于讓人看見春光。


  他背著身。


  我叫他轉過來,他好像不太情愿,我坦白。


  他才轉過來。


  松口氣。


  【sorry……】


  我搖頭說沒事。


  然后一步下水。


  滾燙的皮膚觸碰到澄澈清爽的水珠時,好像有冬日的風拂過。


  好爽。


  ……


  我沐浴過后才在山谷上面看見他坐在那只羊的旁邊。


  ……


  羊順利被趕到羊圈。


  也意味著我們順利完成任務。


  要返回莊園內。


  我望著夕陽下的田野,金光燦燦。


  有風拂過如茵的草坪,它們在風中搖曳。


  我和英德漫步于其中。


  好像有風在向我們傳達著什么。


  我覺得,大概是說愛丁堡的夏天很溫柔。


  風也是亦然。


  純白圣潔的鴿子飛過上空,


  飛機劃過留下一道深厚的機跡云。


  那道風兜兜轉轉回到我們身邊,將我們的距離拉近。


  漫山遍野的雛菊花飄蕩著。


  向我們靠攏著把我們包圍在其中。


  英德紅了臉,不對,準確來說是臉和耳根都紅透了。


  他小心翼翼說了句話,只有我能聽到,風聲在耳畔徘徊將它帶給了我。


  我們在漫山遍野的雛菊花的見證下相擁,熱烈著酥麻。


  風是溫柔的,


  吻也亦然。


  ——


  那句話是——


  【May I kiss you?】


  ——我可以吻你嗎?


  ……


  夏日的田野中我們做了件誰都不知道的事。


  就我們倆知道。


  那是風的秘密。


  ——


  后來連續幾天,我們一起生活,很美好。


  學校旅行結束的時候,老師的朋友來找過我,他說對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我不要把事情說出去。


  我什么也沒問,看得出來,他挺真誠的。


  老師和我說過,他不騙人的時候是這樣的。


  我相信老師。


  后來,我和英德道別了。


  做了最后的貼面禮我踏上回國的飛機。


  他眼睛濕濕的,有光閃著。


  那樣怎么繼承家族,真是不讓人省心。







【編輯:楊軍,審稿:闌石】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副標題

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所收錄的作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
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請告知我們,一經核實,立即刪除,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