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繁星中文
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

白楊木沉?。ㄒ唬?/h1>
38
發表時間:2023-01-11 10:49作者:陳茂森(蓬溪)

圖片



作者:陳茂森


這個奇特的故事是一根木頭引起的,或者說,是一篇新聞引起的,這篇新聞就是我寫的。找一張去年十二月四日的A報,翻開第四版,那上面有一篇署名xx的花邊新聞就是了。沒有這張報紙的朋友,請不要著急,我馬上就要講這個新聞。

那是個出門不見天地的夜晚。小鎮停了電,一般天亮才送電,這早就成了小鎮的一大規律。我編的順口溜在鎮上已經家喻戶曉。一般停電的夜晚,四處便響起小孩的歌聲,鎮上的電工屁眼兒痛,大白天才把電送……聽說,這不該怪鎮上的電工。閑話少說,當時停了電,我點一支蠟燭在寢室里看書,看著看著就伏在桌子上睡著了。這晚上也是活該有事。不知過了多久,我聽見自己慘叫一聲,從桌子上彈了起來,蠟燭被打翻在地,滾到不知哪去了。我在黑暗中捂著額頭,站立了很久才明白自己額角被燭火燒傷了。

我拉開大門,跨出去。據說,三磺軟膏對燒傷很有療效。就在我反手關門的時候,奇跡出現了。我首先看見的是,鎮尾那邊,幾豆火花在黑沉沉的低空劃著晶亮的弧線,馬上,我看見那地上像睡著一糟剛出爐的鋼水,不,像黑沉沉的夜幕撕開了一道亮亮的口子,像黑黢黢的夜空生出一塊白生生的玉,像一個什么寶貝收盡了全世界的光明在那里熊熊燃燒,像長長的取經路上出現了金光閃閃的雷音寺。管他媽像什么,反正它很亮很亮,把它背后的磚墻都照亮了,有幾個黑形蹲在它面前,在晃動。忽然,暗黑里又吐出一個黑影,搖搖晃晃朝它奔去。這黑影分開兩腿像騎一條亮蟒騎在它身上,一只手揮舞著。這時,我聽到了響聲,刀斧聲、人聲、嘭嘭嘭啌啌啌。

突然,黑夜里伸出一條雪白的長棒,我驀地立住,馬上知道了這是電筒光,這光的電池像有幾萬伏,它照在剛才那個睡著亮物的地方。亮物消失了,我遠遠的看見,那幾個黑影扭著頭,望著那電筒光的后面,在罵著什么,立即,電光滅了,又歸于一片漆黑。慢慢地,那塊白玉又從黑色的深淵里慢慢的生了出來,越來越白,越來越亮。這時,我就是離它越來越近了,看見幾個黑影在用刀斧砍削它。刀斧每一落下,火花便四處飛濺又飄落在地上。地上鋪金蓋銀,閃閃爍爍,群星燦爛。當時,我突然感覺自己是站在高高的宇宙之上,在觀看仙人們制造星星的奇景。閃閃的群星上面,蹲著兩個巨大的黑影,在移動,燦爛的星光映亮了他們肥大的雙腳和彎彎的臀部。一個黑影立在旁邊,挺著一個晶瑩剔透的大肚子。

當時,我突然懵了,不知自己是在夢中還是醒著。瞬間,我聽見自己大咳一聲,立刻,先前那道電筒光又閃了出來。這時,奇跡才真正出現了,我看見鎮上家具個體戶劉木匠租賃的廠房外面空地上,幾個人在砍削一根圓木,捧地上的木屑。它旁邊有幾大堆用鐵絲串著的木料。后來我知道了,這堆木料屬白楊,是劉木匠近幾天購買后堆放在這里的。今晚停了電,人們才發現這根白楊原來通體透明在發著奇異的光彩,當時嚇得路人和附近的居民四處逃竄,以為白發魔女降臨大地,但“魔女”并沒有去追趕,他們又驚又喜又怕的轉回來,小心翼翼地圍上去,然后拿一根棍子戰戰兢兢地戳一下,見沒有反應,這才換成手去試探,然后驚喜的叫起來,把它抱起來,進行無情的瘋狂的砍削。這時,電光滅了,四周又一遍黢黑,木屑在地上眨著眼,烘托著這根白熾耀眼的燒透的“大鐵棒”。我默默地立著,腦子許久都轉不過彎,木頭為啥會通體透明?我蹲下地,撫弄著它。忽然,我又發現了一個奇跡,這透明發亮的木頭之光不是把我張開的手指的影子投在其它的什么地方,而是像鏡子一樣把它攝在了發亮的木頭上。當時,我一定像木頭一樣木了,直到黑沉沉的夜空閃著交叉的電筒光?!皩氊悓氊悺钡膮群奥曈蛇h而近的涌來,我才趕忙掏出手巾,捧起一捧璀璨的木屑……

早晨起來,我總覺得有個什么東西要來。不知道叫不叫心靈感應。當時,我正在處理額頭上的小傷,用針穿刺了泡,放了水,涂上三磺軟膏,又貼了一小塊橡皮膏。我邊干這些事邊想,我應當去找劉木匠,立刻就去,問問他那堆木頭買了多久了,發光的木頭叫什么名字,它為什么發光。就在這時,有人敲門。我拉開門一看,就是劉木匠。

劉木匠很矮,臉闊眼大,左手拿煙握住大半個盒子,一幅很土很笨的樣子。當時我很詫異,接過煙習慣的瞟了眼牌子:玉溪。劉木匠不說話,嘿嘿嘿地點頭哈腰,給我劃火點煙,傻乎乎的。這以后,他悄悄從另一個口袋掏出一盒劣質卷煙。于是,我第一次深刻的品味到了“玉溪”與“五?!钡母緟^別。我們的內心極為不安,很想為這傻瓜做點什么偉大的事情。但是,后來,當我求劉木匠的時候,我才曉得我這個人太幼稚了,其實劉木匠不傻我傻。他是很有科學頭腦的,他把我利用了還想永遠利用下去。當時,他就坐在我對面的凳子上,我坐著這把唯一的藤椅。兩杯又鮮又香的花茶在我們之間的小桌上裊裊冒煙。我們寒暄著,我不時做了請品茶的手勢,但他每次只是卑恭的點下頭,摸下杯子了事。當我喝了第一口,他這才雙手捧杯埋頭,做了個頂禮膜拜的樣子,然后一口氣喝了幾大口。喝完,他抬起頭,下巴的胡茬上掛著幾滴褐色的水珠。

“陳老師,嘿嘿,聽說,你很寫了些小說?”

“是的,但很有些沒發表?!?/span>

“能寫,嘿嘿,就很了不起了,我們屋頭的幾十代人,嘿嘿,都還沒有人出個名,更莫說像你這樣的人才了。聽說,嘿嘿,你馬上要寫一篇新聞送縣廣播站,就是我那木頭的事?”

“是的,我基本上寫了,正準備找你……”

“哎呦!你都寫了?好厲害喲!我腦殼頭要是有你的眼屎那么大一坨腦髓就好了。我腦殼簡直不夠用,看書腦殼昏,租個房子又貴又背靜,搞了一年多的家具了,好多人還不曉得……”

“是么?哦,我在這篇新聞里添上你的名字不就對了……”

“哎呀!那,全國人民都曉得我了啰?哦,是全縣。謝謝陳老師!我大名?叫:劉富貴。哎呦,我簡直是土佬坎娶外國婆娘——開洋婚了!那,好久播得出來呢?”

“很快。我有一個戰友在廣電局工作……”

“哎呀!那太好了!……如果陳老師因為這篇新聞交了好運氣就更好了。哦,聽說陳老師同愛人分居兩地,你為何調不回城……嗨!你看我這人,盡說些不舒服的話,陳老師你多多海涵,我劉木匠雖然是個粗人,哪個幫我了我心頭還是有數的。今后你有啥子只要用得上我,說一聲,我劉木匠一定拼命而為……”

當時,劉木匠這番話令我臉熱心跳。后來,他又掏出一盒“玉溪”。我直擺雙手,但是,他以木匠的靈活和勁力把香煙硬硬地打進了我的腰包,而且他的理由比炮彈還硬。他說:“我是請你幫我發煙的,因為你在幫我辦事,如果我自己去我就不發煙么?拿著!我沒給腦髓錢墨水錢紙錢車票錢鞋子錢舌頭錢都算便宜的了,這煙一定要給!”

(未完待續。在此,特別感謝陳茂森老師來稿。)


------ 作者簡介 ------

陳茂森,筆名人,蓬溪縣政協委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曾在《青年作家》《四川文學》等刊物發表小說數十篇,主要作品《規矩》《張三打狗》《豬販子的一天》等,其《小鎮小河小老頭》被四川人民出版社選入《建國40年四川省優秀群眾文學作品選》、《野湖》獲《青年作家》三等獎。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副標題

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所收錄的作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
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請告知我們,一經核實,立即刪除,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