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我的資料
   
查看手機網站
其他賬號登錄: 注冊 登錄
繁星中文
奧創星元公司旗下網站

白楊木沉?。ǘ?/h1>
14
發表時間:2023-01-11 10:49作者:陳茂森(蓬溪)

圖片


作者:陳茂森


戰友正坐在采編室改稿。背景是一張巨大的本縣地圖。當兵時,他在醫務室,給我開過幾次假證明 。回地方,我在蠶繭站,給他弄過幾回雄蠶蛾。當時,他老婆一直沒懷孕,雄蠶蛾的功效也沒幾個人曉得。他多次緊握我的雙手:“你叫我真正成了個男人!哥們……”

我跨進門,戰友趕忙站起來,握手、寒暄、泡茶。末了,問一聲:“今天吹的什么風?

我微笑著遞上稿子。

戰友驚訝的凝視著標題,瞟一下稿紙、看一眼我,但沒看幾行便放下了。

“老弟呀,怎么寫這個《發光的白楊》?”

我一怔,“這是新聞呀,又新又奇的新聞!”

“不行啰,老弟,新聞倒是新聞,但對社會當前的改革,主旋律,有什么積極作用呢?一針見血的說,像這類東西,我們是另眼相看的……”

我急了,忽然想起兜里有“槍”,趕忙掏出遞上一支。戰友毫不客氣地接過去,叼上嘴,雙手伏案伸頭對準我的火“殺”過來。我心里很不舒服。以前,他從來是親親熱熱地挨過來,雙手罩住我手中的火,來了還彎起食指在我的手背上輕輕的叩兩下:“謝了”。

戰友又看了一遍稿子,沉吟著。

我趕忙又敬上香煙。他昂首、翹起二郎腿,很香很甜地吸著,雙眼微虛,一派享受。我焦急而又緊張的等待,像在等待一個新紀元的到來。終于,他吐出一團煙霧,打了一個酣暢的哈欠。

“咦——‘玉溪’……老弟呀,發財啰,敢消費高貴的‘玉溪’啦……”

“哎呦,老弟敢受賄啦?是那個劉富貴的吧?這些,瞞得住我眼睛?一個短短的新聞,劉富貴的大名反復出現了三次,有這個必要么?你是在給這個劉木匠打廣告呀!至少是隱形廣告,懂么?這么說吧!我們喝點湯,如何?叫那土佬財贊助我們一點,我們給他一吹,他的生意不就‘吹糠見米‘了么?”

我臉一熱又一怔,原來彎彎繞在這兒:“多少?”

“一千吧,也只是撥他一根毫毛……”

“這,人家剛開業不久,生意也不好,發個新聞就……”

“那,這樣吧,數額待我請示后再說。你是否有證實那根木頭發光的證據,我豈能憑一紙空談發稿?萬一失實……”

這時,我才猛然記起腳邊的提包里備有幾袋木屑,馬上開包遞上一袋。他接住,奇怪地看、搖、又打開拈幾片嗅嗅。并說晚上觀賞觀賞明天回話。

臨分別時,戰友拍了拍我的肩膀:

“聽我一句話,不要在一棵樹上尋死,應做兩手打算。如果這木頭真會發光,說明它有一定的科研價值……我的意思,你懂么?”

科委屋檐下掛著幾只精致的鳥籠,門口擱一個碩大的木箱,上面寫著“捐贈箱”三個大字。墻壁上貼一紅紙黑字條幅:節約一元錢,為了我縣科學基金會的成立。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捐款,頭頂上一只鸚鵡叫道:“吸煙有害健康!煙錢獻給科學事業!”

香煙驚落地上,我掏一元錢塞進木箱,鸚鵡又叫:“謝謝!科委全體致敬!”

我仰臉向它揮手,另一只鸚鵡卻又跳又叫:歡迎申請專利!歡迎申請專利!

大門內,七八個老頭正圍著一個大火盆侃大山。我一跨進去,他們全都住了口,瞪眼看著我。我掏出一袋木屑,說明來意,一個禿頂老頭立了起來。后來我才知道,他是秘書長,以前在電影院工作,曾親手放映上百部科教片。他疑惑的盯著我,抓出一把木屑萬分仔細的斟酌,然后又像散喜糖一樣挨個散了一圈。

“來,來,大家都看看,奇聞共欣賞,這會發光?小伙子,你幾歲了?”

“三十五?!?/span>

“干了些什么”

“知青,士兵,工人 ……”

“有職稱么?”

“工程師”

“你讀過多少本科技書?”

“這,很少?!?/span>

“你看過多少部科教片?”

“有,有七八部……”

“你能背誦元素周期表么?”

“這……”

“你知道這木屑里含了些什么元素?發光的物質應當是什么元素?他們在什么條件下發光?又在什么物質的影響下改變原來的分子結構?”

我張口結舌,狼狽不堪,腦殼被他問得糊里糊涂。忽然,旁邊又想起一個雷鳴般的聲音:“它怎么沒發光呢?”

我趕忙垂頭一看,天哪!它果真沒有發光!我正在想這是怎么回事了,背后又飄出一個慢悠悠的聲音:“你是在寫小說吧?”

我立即回答:“我寫過小說。

“我說嘛,小伙子,科學的東西可來不得半點虛假呀,你怎么能用寫小說的方法虛構呢?要不得呀、實在要不得!”

我又氣又急,恨不得咬他兩口,突然,我腦殼轟的一響,我記得它確實發過光的。

“它晚上發光!”

“晚上?像什么樣子?”

“像燈、像熒火蟲、像……”

我仰臉回憶,認真的形容著,忽然有人接上我的話:“像火?!?/span>

我感激的點點頭:“是的,像火,有點火?!?/span>

那人用手指著我額頭的橡皮膏:“你那額頭就是被火燒了的吧?”

“這。你怎么知道?”

我驚訝的看著他,下意識的摸了下額頭的橡皮膏。驀地,屋里爆發出一片奚落的笑聲。那個沒有笑的,一副銳利的鷹眼仍然審視著我。我想,這人一定具有特異功能,他能透過物體看清被遮蓋的本質真相,這里真他媽的人才輩出,群星燦爛!后來,我才知道,這人原來在消防部門工作,是個防火專家。只因有片小森林發生了大火災,科委成立了“火災防治研究辦”,他便被抽調到這里了。當時,我被他們笑懵了,像個傻瓜一樣戳在那兒被他們欣賞玩味。但我心中清楚,我必須忍辱負重。忽然,有人大叫:“看呀!發光了!”

我本能地低頭一看?!八麐尩?!”

防火專家扔一把木屑在火盆里熊熊燃燒!屋里又爆出一片奚落的轟笑。

“走哦,下班啰?!?/span>

“小伙子,民以食為天,發不發光首先要吃飯……”

我氣得想殺人!

“呯!”

忽然,秘書長在桌上一巴掌:“太不叫話了!”

笑鬧聲猛地剎住。

秘書長慢慢的走到我面前,一只手輕輕的搭在我肩頭:“小伙子,看得出,你不是個騙子,神經也正常。委屈你了……我一直在想,這木頭發光,很可能是一種很珍貴的文物……”

下午,文管所。

張所長親手給我泡了杯茶,遞上煙,然后問道:“準備寫文物方面的題材?”

我笑了,神秘地遞上一袋木屑:“這東西晚上會發光,你看看?!?/span>

他趕緊接了,取出老花鏡邊戴邊問:”哪個朝代的?夏商周秦漢……唐宋元明清?”

“當代?!?/span>

“哦呵呵!小陳,這是木頭碴碴呀!中草藥,你開什么玩笑?”

“張所長,它晚上就像星星一樣燦爛,是從一根白楊上砍下來的,那木頭像一根燒透的大鐵棒,百步外皆明亮,你看看有沒有什么價值?!?/span>

張所長瞪大一雙吃驚的眼珠看我,那神情像是在看“天方夜譚”。我感到有些難為情,趕忙遞上一支“玉溪”,然后擺出極規矩極嚴肅的姿態,讓他盡情的看。終于,他仰起頭,拈一片木屑對著天光深刻的研究著,邊研究邊回想著什么。我心里很是緊張,等待他拍板就像等待當年岳父的拍板一樣。三分鐘過去了,他將木屑放回袋子,嘆一口氣。

“小陳呀,很抱歉,這不是化石之類的東西,老夫也實在看不出里面有什么稀有金屬。這,你剛才說這是什么木塊?哦,對了,白楊,如果是水杉、銀杉、紅豆杉之類的活化石。我們還可以考慮。你也曉得,我們‘文家’屋頭好窮,清水衙門,這次集資建房,把我腦殼都憋爛了……我看,這樣吧,這木頭要發光,確實有點怪,留給我們開開眼界吧……”

晚上,望著幾袋璀璨奪目的木屑,妻子嘆一聲:“俗話說,大官好見狗難見,你咋個不給A報寄去呢?”

兒子學著他媽媽的口氣:“真是不聰明啊,你這個書呆子……”說完,還朝我擠眉弄眼。

(未完待續。)


熱門文章

熱門文章

副標題

本網站是免費的文學分享交流網站,所收錄的作品、圖片等資料均來自用戶投稿
如上傳內容侵害您的權益,請告知我們,一經核實,立即刪除,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